一个生命诞生于1997年6月21日,到2009年9月时已有12岁了。她进入初中,走进了教学楼一楼的初一(10)班教室。起初我不认识她,但是总听到孙某说她 很受欢迎,以前湖滨二班的。

    2009年9月这一个月中她一直坐在昊哥旁边,她和昊哥是小学同班同学,就在我旁边,但我还是不熟悉阿黄。直到国庆八天乐前那最后一节班会课,班上举行班委竞选演讲,阿黄竞选班长第一次在全班同学面前亮相,从这以后我才了解阿黄这个人。 阿黄在这时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剪着短头发的小女孩,皮肤很白。很多男生喜欢她,除了沛哥还有很多,但这只是“喜欢”。

    一年落叶撒尽,一年春风又吹,时间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初一下学期。那节体育课让阿黄破相,但不严重,即使至今仍有一条划痕。卓睿拿着一段沾满血迹的餐巾纸和她破碎的眼镜给我看,我没说什么。心中暗暗庆幸镜片没划伤眼睛。星期二阿黄重新来到学校,黑板上写着“欢迎阿黄”四个大字,是庄琐写的。孙某跑到五班问沛哥:“你难过吗?”其实这段时间十班的很多人都比较难过,我实在是无话可说,能康复就是好的了。

    来到了这一年十一月份,期中考试刚刚结束。殷老师突然说要我们揭发考试作弊,我写了阿黄。她知道后,流着眼泪,脸红着。虽然她心情不好但我说实话,那个样子很可爱。现在评论这件事也不好说,但同学间的友谊未受影响就足够了。到这时孙某加紧对我的思想进行冲击,不断试探我的底线。虽说我一直不承认,但大家都在猜测。直到一天我将孙某告到了殷老师那,孙某被打了一巴掌,从此沛哥也得到了解脱。

    进入了初三下学期,中考备战。结束后同学各分东西,她在一中,我在三中。我现在正式地说我不喜欢阿黄,但那个时候的阿黄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。